当前位置:皇马 > 足球 > 正文

足球起跑线上的竞争我们的差距在哪里?

05-07 足球

  编者按:源浚者流长,根深者叶茂。同理,足球的发展也需要坚实的基础作为支撑。健康发达的草根足球,必然能为竞技足球和职业足球的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生命力。新华社4月1日播发《C罗的青训教练,在中国草根俱乐部执教》一文,于2013年6月5日曾播发《“我在意大利足球俱乐部当主席”——一个华人眼中意大利足球的强大根本》,分别是对中国和意大利的两家草根足球俱乐部的报道。两者对比,希望能让足球相关人士看到:足球起跑线上的竞争,我们的差距在哪里。

  如同一位隐士,C罗13岁时的青训教练潜身于南宁巷陌之间,一年多来,一直默默带一群孩子训练踢球。

  中国杯赛期间,记者听说他在一家名为南宁宏旭的草根俱乐部执教,他曾是C罗当年在葡萄牙体育俱乐部时的青训教练。葡萄牙体育以前被称作“里斯本竞技”,大名鼎鼎。记者不禁纳闷:那里的青训教练怎么会来南宁一家草根俱乐部执教?

  记者在一个雨后的清晨慕名前去探访,在手机导航的指引下,开车进入南宁市老市区兴宁区的一个杂乱的汽车配件修理区内,丝毫看不到任何足球的痕迹。转了一遭,四处寻找,未果。

  “听说那是一家空中俱乐部,球场建在楼顶,大家注意观察四周楼顶是否有球场。”一位同事提醒。

  楼还未完工,楼道里的门窗都未安装,砖石裸露。沿着楼梯爬到四楼楼顶,出门左边建有一套房子,墙上写着“宏旭足球俱乐部”,那是俱乐部的办公室,右边是一座40米长20米宽的笼式球场。

  他就是记者要找的人——何塞·阿尔贝托。3月23日,记者赶到这天,是他57岁的生日。

  阿尔贝托2002年拿到的欧足联B级证书上写着他的全名:何塞·阿尔贝托·杰拉尔多·罗萨。1998年,他作为葡萄牙体育俱乐部青训助理教练和体能教练,与时年13岁的C罗在青训营内共同度过了一年的时光。

  “这块球场能和你们葡萄牙的球场相比吗?”记者指着他脚下的人工草皮球场问他。

  听到这个问题,阿尔贝托脸上露出了惊异的表情:“根本没法比!根本没法比!”

  据宏旭俱乐部老板杨乐介绍,这块场地是去年6月份修成的。从2016年8月份开始,他就到处为俱乐部找场地。他打开手机卫星地图,研究各目标区域的楼顶,找来找去,选中了他家附近的一个楼顶。

  “地面场地成本太高,我们只能往空中发展。”杨乐说,“如果在地面造球场,每平方米月租金要20元。如果把球场建到楼顶,每平方米也就7、8元。我们草根俱乐部不赚钱,全靠自己投资,一定要节约开支。”

  “如果把球场建在市区内的地面,有被征用的危险。这里地价昂贵,随时有可能被房地产商开发。”宏旭俱乐部的一位教练说,“此前,南宁邕江沿岸有些私人修建的小球场,很多都被拆掉建成江边绿化带了,我们把球场建在楼顶,相对还是比较安全的。”

  去年3月5日,经人介绍,阿尔贝托来到了宏旭俱乐部。此前,他在葡萄牙、匈牙利、意大利、罗马尼亚、波兰、安哥拉和中国上海、深圳、广州等地执教过。宏旭的这块空中球场是他用过的最特殊的一块球场。虽然球场条件简陋,但在市中心,靠近居民区,方便孩子来踢球训练。他找不到更好的球场了,只能委身于此。

  “其实,我们周围有一些球场,都在学校里面,建得很好,有跑道,带卫生间,但不对外开放。我们很羡慕,只有站在外面流口水的份。”宏旭俱乐部的一位教练说,“距离我们俱乐部不到一公里的地方就有个学校,今天是周六,那里关着门,球场闲着。”

  杨乐不久前去香港考察足球场地。“香港的人口密度比我们南宁高多了,我很好奇那里是如何使用足球场地的。我发现,他们是通过公益组织进行运营,场地免费对公众开放。那都是非常好的草场。我们没看到有球场建在楼顶上。”

  “中国足球普遍缺乏球场,我们有这样一块球场,虽然建在楼顶,已经很满足了。”杨乐说。

  宏旭俱乐部目前有100多个孩子踢球。23日上午,来参加阿尔贝托训练的是上三年级的10个孩子。他训练从来准时开始,每次90分钟,不容打断。

  “阿尔贝托给我们带来了很多足球理念方面的冲击。”一位俱乐部教练说,“他对细节要求非常严格。比如,他要求孩子先用脚底而不是脚弓停球,随着球感的娴熟,再慢慢过渡到用脚弓停球。”

  看着孩子在场内练习传球停球技术,站在场外的杨乐神情忧郁地说:“这些孩子还能快乐地踢三年球。”

  宏旭俱乐部有18名中方教练,经常会到附近的一些小学辅导学生踢球。他们发现,繁重的学业,让孩子们很难有时间踢球。

  “我们这里感觉很明显,12岁、也就是小学六年级踢球的孩子明显减少。”杨乐说,“我们和家长交流过这个问题。他们认为,到了小学六年级,孩子就该以学业为重了,要认真准备中考了。”

  宏旭俱乐部的一位中方教练告诉记者,有一次他到附近一所学校教孩子踢球,一个小女生偷偷从3D打印课外培训课堂上跑出来踢球,结果被妈妈发现,强行把她从球场拉走。

  宏旭俱乐部希望能招一些初中的孩子来踢球,初一的招到几个,初二、初三的一个没有。

  “我们的校园足球,到了初中阶段就被割裂了,而初中正是校园足球的关键阶段。”一位俱乐部教练说。

  上午11点半,阿尔贝托训练准时结束。他迈着自信的步伐,从球场走回办公室。

  宏旭俱乐部是家草根俱乐部,条件简陋,老板杨乐为了留住阿尔贝托,竭力满足对方的一切合理要求。在俱乐部,阿尔贝托看上去更像老板。

  “他刚到我们南宁时,很不适应。他没想到我们这里足球条件如此糟糕,连块像样的场地都没有。”杨乐说,“我们知道他有真本事,想尽一切办法留住他。他是去年3月5日来的,到现在一年有余了。他已经完全适应我们这里的生活了。”

  “中国足球存在一些问题。”他说,“这里的足球没有体系,这样中国足球是不可能真正打进世界杯的。卡塔尔早在2008年就启动了足球青训计划,今年在亚洲杯上夺冠了,请问中国有类似的系统计划吗?”

  在几天前结束的中国杯足球赛中,国足集训队主帅卡纳瓦罗提醒中国足球不要执迷于“名帅速效论”,里皮的经历表明:大牌教练也带不动国足。中国足球需要从草根足球开始认真搭建一个体系。

  中国杯赛期间,卡纳瓦罗建议中国足球从长计议,搭建健康体系——新华社记者韦骅摄

  在中国杯赛场上带队以1:0击败中国队的泰国主教练约戴雅德泰表示,泰国足球日渐强大的主要原因在于健康的草根足球。他说:“草根足球做好了,会涌现出更多的球员和教练,国家队会有更多的选择。”

  阿尔贝托曾在广州、深圳、上海等地执教,游历甚广。记者问他在中国有没有看到具有C罗潜质的球员?他摇了摇头:“没有!”阿尔贝托认为,C罗是一种发达足球文化的产物,他在中国没有看到适宜的足球文化,也就看不到任何产生C罗的迹象。

  C罗1998年到葡萄牙体育青训营受训时,仅13岁。阿尔贝托说,那时的C罗就知道足球对于他和家庭的重要性,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他父母离异,妈妈是个厨娘,父亲干清洁工作,家境很差。”阿尔贝托说,“他立志通过足球改变人生。他每天都疯狂训练,日复一日像机器一样。他烟酒不沾,即使晚上外出,也必定在12点之前回到宿舍。”

  阿尔贝托计划继续在中国工作三年,为宏旭俱乐部留下一套系统的草根俱乐部青训方案,培养一批教练,改变落后的训练模式。

  注:下面这篇新华社稿件播发于2013年6月5日,报道对象是意大利一家草根足球俱乐部。

  新华社米兰6月5日体育专电 题:“我在意大利足球俱乐部当主席”——一个华人眼中意大利足球的强大根本

  中国18岁以下国家队前不久在一场比赛中以0:2不敌意大利业余选手队。让记者感到惊讶的不是中国队技不如人,而是意大利球员的强大——他们只是一群来自当地第五、六级业余联赛俱乐部的孩子。

  意大利足协负责业余联赛的官员阿·布兰科西在比赛现场对记者说:“我们业余选手能击败中国队,一点都不奇怪。我们草根足球的健康强大,正是意大利足球强大的根本所在。”

  记者由此想到去年初在国际足联总部与意大利《全体育报》记者马·弗兰奇的一次交谈。当时记者问他为什么意大利职业联赛中“电话门”、“赌球门”等丑闻不断,而国家足球队却一直那么强大?他回答:“我们意大利队四夺世界杯冠军,只比巴西队少,我们是有强大的足球文化基础的。我们的孩子几乎都在踢球,他们能享受足球带来的快乐。不像你们中国孩子都没时间也没地方踢球。去看看我们的草根俱乐部,就知道意大利足球强大的原因了。”

  于是,记者决定要去意大利草根阶层探个究竟,看看同他们相比,刚刚爬出“假赌黑泥沼”的中国足球在根本上缺些什么。就这样记者找到了米兰附近的塞斯托2012俱乐部主席卢荣毅先生——第一位意大利足球俱乐部华人主席。通过他我们可以管中窥豹、略见一斑。

  卢荣毅是位曾经惊动意大利的人物。今年1月10日,意大利发行量第二大的全国性大报《共和国报》的一篇报道把他推到了风口浪尖。报道称:意大利秘密情报部门向反映:塞斯托圣乔瓦尼市有华人借当地城区规划改造之际,启动一个涉及一百万平方米地域和四十亿欧元资金的投资项目,并试图控制意大利不动产经济。这个“危险的华人”指的就是卢荣毅。

  记者很容易就找到了卢荣毅。搭乘米兰地铁红线一直向北到最后一站,出来便是塞斯托圣乔瓦尼市——一个8万多人口的小城市,然后来到教堂对面、位于博卡乔大街的酒吧。一个脸形瘦削、肤色略黑的中年男子正在酒吧内忙着招呼客人,并为记者端来一杯咖啡。他既是这家酒吧的老板,也是伙计,同时还是塞斯托2012俱乐部的主席。

  卢荣毅面带温州商人所独有的精明勤劳的气质,身兼三职,既要照顾酒吧和家里,工作之余还有统筹负责俱乐部的运作。

  “那篇报道完全是无稽之谈!”卢荣毅回想起来依然有些气愤。“我1月9日从中国回来,第二天就看到了这篇报道。我们马上联系了这个报纸进行抗议。他们后来又派来两名记者对采访我们,进行了辟谣报道。我哪里是什么危险人物?只是办了一家有特色的业余俱乐部而已。”

  卢荣毅今年53岁,从中国来意大利闯荡已有28个春秋。2002年韩日世界杯赛场上中国队三场比赛全输、一球不进的表现刺痛了他,他决定跻身意大利足球探究其中奥秘。十年间他从赞助当地最底层的俱乐部开始,层层深入、步步高升,于两年前当选俱乐部副主席,主管赞助宣传。去年他因与俱乐部主席理念不同,于是另起炉灶,与其他9位当地意大利人组成董事会,注册成立了塞斯托2012俱乐部——塞斯托圣乔瓦尼市的第八家俱乐部。

  2012年7月份,卢荣毅他们在塞斯托市贴出了开张广告,广告只有一句话:“我们喜欢足球!”背景是他从原来俱乐部带来的一大串赞助商的商标,并留有联系方式。一个月后,他们招到了180名球员,组成12个年龄段的队伍。另外,俱乐部拥有包括15名董事以及各队教练在内的61名工作人员,全是志愿者,不从俱乐部领一分钱的薪水。

  卢荣毅一边忙着招待来酒吧消费的客人,一边和记者攀谈:“意大利足球的强大,在于足球民间化,在于草根基层文化的强大。总有很多人为了足球这个共同目标努力工作,且分文不取。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这很难理解。”

  看到记者一脸困惑的样子,卢荣毅请妻子帮着照看酒吧,起身示意记者到室外去:“走,我带你去看看意大利为什么会是足球王国。”

  走到门外,他指着路对面教堂旁边的一片球场说:“那是我们俱乐部孩子比赛和训练的场地,是教堂免费借给我们的。我们铺上了人工草皮,目前由我们俱乐部足球学校使用。”

  他接着领记者来到酒吧右边又一大片球场旁边。透过铁围栏,他望着杂草丛生的场地说:“市政府计划把这训练基地免费给我们使用。我们要把这里好好打理一下,把俱乐部搬到这里来。这也方便我在酒吧和俱乐部之间两边跑。”

  随后卢荣毅驾车带记者来到了“马尼体育中心”——一片由栅栏围起来的配有聚光灯、5块球场和两排房子的体育设施。他说:“这是让我最欣慰的地方。今年3月,市政府体育局和我签了合同,免费给我们使用。在签字的那一刻,我有种难以言喻的成就感:这样一个体育中心交给我了,这是一个巨大的平台。我们可以在这里做很多事情。”

  他告诉记者,小小塞斯托圣乔瓦尼市只有8万6千人,却有8个足球俱乐部、10个马尼这样的体育中心,以及大量像他这样的足球义务服务人员。孩子们出门口就可以到俱乐部踢球,并能得到专业保护和专业指导。他说:“在意大利,人们和足球是面包和水的关系,谁也离不开谁。”

  记者问卢荣毅:“那么为什么市政府会把这些场地免费借给你们呢?为什么不用来搞房地产开发?你们大家为什么愿意免费为俱乐部义务工作呢?”

  他说:“小足球大世界,这里面包含的内容太多了。下午到了赛场你就能得到答案。”

  当日下午,塞斯托2012一线队要在主场打一场附加赛,如胜即可从意大利足球联赛最低的第九级联赛升级到第八级。比赛在一块临时租来的全封闭的场地内进行,门票每张3欧元。不仅卢荣毅需要买票入内,连来观看比赛的市议会议长伊·波查也要买票,坐在水泥看台上和大家一起看球,不享受任何特殊待遇。

  看台上或站或坐聚集了200名多观众。卢荣毅看着他们开心地说:“我们这场比赛可以收到600多欧元的门票钱,除去这个赛场租用费180欧元,我们俱乐部还能赚400多。”

  站在看台上,记者和议长波查聊了起来。他对卢荣毅赞不绝口:“他帮了我们大忙,找到了一个新的开办俱乐部的模式,让孩子们来踢球,对于孩子和当地社区都非常重要。我们非常感谢他,但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为他的俱乐部提供场地。”

  是的,市政府不仅要免费送场地给俱乐部,还要感谢他们,因为俱乐部帮他们照顾和培养当地的孩子,并为成年人业余时间提供娱乐健身场所。在意大利,政府有责任确保每个市民、尤其是孩子的健康福利。在塞斯托圣乔瓦尼市,政府不仅免费租借场地给业余俱乐部,还要每年每家俱乐部补贴3万欧元。卢荣毅俱乐部由于拉到了一些赞助,开展多方合作,因此不向政府伸手要这笔钱,对方对此格外感激,称他找到了“新的模式”。

  在看台上,记者碰到了丹尼埃洛和卢卡父子两个。父亲丹尼埃洛想在下个赛季送16岁的卢卡来卢荣毅的俱乐部踢球。他说:“孩子上高中,下午没课,放学后我们让他去俱乐部踢球。我们每年只需交300欧元,孩子一周七天都可以去俱乐部训练、比赛,锻炼身心,培养团队精神和集体荣誉感。我们太感谢当地这些足球俱乐部了。如果没有它们,我们多少孩子会把时间浪费在看电视和打电脑游戏上,有的甚至会去吸毒犯罪。把孩子送到卢这里来,我们放心。”

  塞斯托圣乔瓦尼过去是意大利的钢铁基地,人口多达10万。后来钢铁厂关闭,经济陷入萧条,社会游民增多。卢荣毅说,他的酒吧附近曾一度是个毒贩出没的场所。自从他的俱乐部开张之后,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慢慢就销声匿迹了。

  卢荣毅1997年从米兰来到塞斯托圣乔瓦尼开酒吧,一直默默无闻。但自从他涉足当地俱乐部管理、尤其是成为俱乐部主席之后,他发现自己社会地位陡升,成为当地人人尊敬的人物,一些人称他为“Grande Lu”(伟大的卢)。他经常被邀请出席市政会议,全市的24个议员全都认识他。在上班时间,他可以直接拨通市长的私人电话,无需经过秘书转达。

  “我得到了政府的心,得到了父母的心,最后得到了民心。在这里,得到了民心也就得到了天下的心。”卢荣毅说,“足球在意大利是最有力量的社会工具。通过它,我们华人可以积极融入当地社会,并且能接触到社会政要等上层名流。我们虽然是在为俱乐部免费工作,但足球给我们带来了社会荣誉、地位、成就感和商机,这样一个平台不是花钱就能买来的。”

  图中右二男子时任塞斯托圣乔瓦尼市副市长,他说保证市民有地方踢球是他的职责所在

  塞斯托2012队最后以2:1顺利击败对手,升级至第八级联赛。队员在场上疯狂庆祝,一面高喊着“Grande Lu”,一边用水把卢荣毅浇了个透湿。他边抹着脸上的水边说:“必须要让他们浇,这是规矩,要留住运气。”

  赛后的庆祝活动在他的酒吧内举行。球员们吃掉了两张大披萨,打开了一大瓶香槟和几瓶啤酒,闹腾了两个小时就散去了。没有任何奖励,大家只是简单吃点喝点,高高兴兴交谈一番。他们的赛季结束了。

  随后卢荣毅带记者去当地一家中餐馆吃饭。餐馆老板听说俱乐部队升级之后坚决免收餐费。卢荣毅说,这家餐馆是俱乐部的赞助商,球队升级意味着他们将得到更好的宣传。所以餐馆老板也很开心。

  同其他遍及意大利各地的业余足球俱乐部一样,塞斯托2012俱乐部是当地社会不可或缺的构成部分。商人参与管理俱乐部,得到社会尊重和认可,跻身社会名流;俱乐部帮助政府为社会提供和组织健康的娱乐健身活动,政府提供场地甚至部分资金;父母支付象征性的费用送孩子来踢球健身,远离不健康的生活方式;成年人到俱乐部踢球健身交友;俱乐部收取少量费用替父母照顾孩子,发掘和培养有天赋的孩子、并送至职业联赛俱乐部收取培养费;厂家企业赞助资金或实物,通过俱乐部这个平台取得更好的广告效果;俱乐部收取赞助改善俱乐部条件。足协组织比赛,为俱乐部提供行业管理和技术支持。俱乐部是衔接多方社会关系的枢纽。

  相对于以金钱为中心的职业足球俱乐部,业余俱乐部是个社会多层面共生体,担负的社会功能更加复杂,更加重要,也更加健康。西方足球强国的强大,不仅仅是职业足球的强大,更是业余足球的强大。业余足球涉及相关社会组织的合理协作。

  足球几乎和每个意大利家庭的生活息息相关。卢荣毅说,意大利有103个省,足球俱乐部遍地都是,仅米兰省就有232个。无法想象,没有足球的意大利会是什么样子。

  有一点尤其值得注意:这些俱乐部是应社会各方需求而产生的,可以说和国家队强大这个目标一点关系都没有。意大利队的强大,不是这些俱乐部存在的原因,而是这些俱乐部产生之后自然而然导致的结果。

  塞斯托2012俱乐部成立一年就升级,创造一个奇迹。作为一个不支付任何薪水的业余俱乐部主席,卢荣毅是如何带领球员、教练和俱乐部工作人员取得这一佳绩的?

  他说:“我是用心、用对足球的激情来经营这家俱乐部。我上班时间要照管自己的酒吧,一分钱一分钱地挣,都是血汗钱,一些要拿来赞助俱乐部。俱乐部其他人都看到了,很感动。我经常对球员说:‘一定要努力踢球啊,否则我们一年白投很多钱。’他们回答说:‘请放心,我们会努力的,不会让您失望。’在意大利当个草根足球俱乐部主席很难,我很少能在凌晨两点之前睡觉,但从来没有感到疲劳。那种大家为一个热爱的目标共同奋斗的激情感染了我,它所带来的荣誉感和成就感比金钱珍贵。钱当然非常重要,但经营这个足球俱乐部,让我认识到生活中有很多远比金钱更重要的东西。”

  人们为什么愿意把业余时间用来为俱乐部服务,并且是免费?面对这个问题,塞斯托2012俱乐部教练、队员和管理人员的回答几乎一致:生活激情比赚钱重要。

  球队主教练皮埃特罗回答:“我们的生活可以缺钱,但不能缺少激情。我们在赛场上展示自己夺得胜利,那种感觉无与伦比,不是用钱能买到的。挣钱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要释放自己的激情。”

  前锋萨尔瓦多回答:“踢球是种生活激情,和挣钱多少没有关系。如果不踢球,生活将多无聊。”

  俱乐部副主席阿尔贝托回答:“我从小在这里长大,热爱这个地方。我看到大家在俱乐部内关系融洽,孩子们能快乐地踢球,就很满足了。我们做俱乐部是为了把大人和孩子们组织起来踢球。做到这点,我们就很开心。如果不开心,钱再多也没意思。”

  这些回答不好理解?卢荣毅解释说:“意大利人业余生活比较简单,没有麻将、扑克和卡拉OK那么多娱乐活动。足球是大家的共同爱好,是他们打发业余时间的主要方式,既是热爱,又是种生活需要。能到俱乐部工作是种荣誉,哪里还会要钱?”

  另外,意大利有法律明确规定:业余足球俱乐部不能支付工资薪水。俱乐部一旦亏损,卢荣毅等法人股东必须赔偿。如果俱乐部经营得当,资产升值,也可在市场转卖。卢荣毅说,他们俱乐部升级后,现在市场价是五万欧元。

  听到这个问题,卢荣毅陷入沉思,随后无奈地说:“想过的,考察了两年时间,最后还是放弃了。没有场地是个最大的问题。没场地,其他一切做起来都很困难。曾回国建议一个城市在四角修建球场给市民踢球,但遭到拒绝。他们只想搞房地产。塞斯托圣乔瓦尼只有八万多人,就有10个体育中心。政府不但免费提供场地,每年还有补贴。人家真的是在为子孙后代着想。中国在职业足球上投入大量资源,忽略了业余足球。不撒种却想收获,这是白日做梦。”

  记者采访结束前传来日本队晋级巴西世界杯的消息,这是他们自1998年法国世界杯以来连续第5次打进世界杯决赛圈。日本足球的强大源自他们的足球教父川渊三郎的创新改革。

  川渊的足球理念发轫于30多年前他随早稻田大学校队到欧洲的一次巡游,让他看到了草根足球的伟大。他当时意识到世界足球强国之所以强大是因为他们的普通百姓都有能自由参与足球活动的社会环境。十多年后,当被推到日本足球改革者的位置上,他大刀阔斧推动全方位的改革,坚决发展以社区为根基的草根足球,缔造了亚洲第一足球强国。

  发展足球,要先有以草根为主的公益足球,然后才能有以功利为主的职业足球。这是所有足球强国历史证明的不二法门。

  踏上从米兰开往罗马的火车,看着沿途闪过的一片片足球场地和那些踢球的大人孩子,记者不禁在想:那个白日梦何时能醒?

版权保护: 本文由 皇马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100000fans.com/zuqiu/17289.html